十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樵牧书院www.yibaxian.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啊,我说,你就这么直接问出口了?都不怕死的么。”

切西尔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脸上露出困扰的神色,看伊延的眼神很无语。

厄瑞波斯和之前的青年都站到了时蕤身后,双方竟然不约而同地短暂放弃了

对彼此的敌视,自然而然地开始一致对外。

他们这几人刚才还在合作战斗,现在就产生了剑拔弩张的氛围。

伊延笑吟吟地反问切西尔:“难道你觉得时蕤是会恩将仇报的人吗?”

他的话是对切西尔所说,目光却直视着时蕤。

那张漂亮的小脸还有些茫然,瞳孔微微扩大,明显是被戳破身份之后反应不过来的惊讶和呆滞,嫩白的手指都攥紧了。伊延顶着那只高级虫族的威压说出这句话,后背几乎都被汗水沾湿了,要竭力忍住才不会被那从空气中里渗死亡,如影随形。

切西尔狠狠朝他翻了个白眼:“忠诚的狗突然反噬主人的事难道还少见吗?”

这两个虫族自己都忍不住想要内斗了,虫母消失了几十年之久,时蕤手中的链子还能牵得紧吗?

时蕤张了张嘴,弱弱地表示:“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们的。”

他转过头,对身后的两只虫族说:“厄瑞波斯,还有....卢卡斯,我可以叫你这个名字吗?

天地在瞬息之间都安静下来,风声、喧嚣、还有呼吸都在这一刻几不可闻。

那只高级虫族在无法克制的亢奋激动之中,让周遭的世界都化为死寂的幽谷。

赐名。

一虫族中上位对下位行使的一种权力。

然而对他们自身来说,虫母的亲自赠名,完全不亚于是一种盛大的荣誉、恩典。

众人不由一愣,饶是早有心理准备,见到这一幕还是会心里一惊。

时蕤之前没有反驳的话,还有现在的所作所为,都在证实着一件事一

他即虫母。

高级虫族,现在应该说是卢卡斯了,他听见时蕤说完的这句话后,苍白的俊美脸庞都染上了红。心中更是涌上一股狂喜,滚烫的情感都要从那冷血无情的肉/体中喷薄而出。他惊喜交加地说:“当然,感恩....非常感恩您的赐名,这将成为我无与伦比的荣耀。卢卡斯为您献上血与火的忠心,您的光辉定会照耀万世。”“母亲。’

他的恭敬、因为过分激动而控制不住的猩红复眼里密密麻麻都倒映着时蕤清瘦的身影,锋锐的口器仅仅出现了几秒后又慌慌张张地收了回去。时蕤甫一端正小脸的神色,两只来自虫族、由他亲自创造出来的虫族战士竟然就单膝跪地,脸上露出掩藏不住的忠诚狂热,宛如朝拜一般的神情没有见过这种场景的切西尔他们还有点怔忪。

在星际时代虽然尚存帝国制度,但一部分王室只是一种象征和吉祥物。即使有真正掌握实权的王室,在帝国中也依然信奉强者为尊,王室成员弱小的则会被摒弃,像是这样献上全身心的崇拜还是少见。或者说,几乎见不到。

怪不得当初的虫族能够挥剑占领几乎整个九十银河域。

对虫母的狂热信念和拥有的强大力量,究竟什么做不到?

其实时蕤也觉得有些别扭,怎么看都好像带了点中二病的感觉。

他刚刚差点就被厄瑞波斯和卢卡斯的动作惊得忘记下一步要做什么了,思考了一下,才说:“我希望你们不要伤害他们三个人,在流浪星域,他们帮了我很多。如果不是切西尔的话,我在流浪星域根本活不下去。”来到这个世界后所发生的种种,都清清楚楚地留在时蕤的脑海里,他还朝着切西尔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伊延啧了一声,然后开口说了句:“我还以为在你经历了我的事情之后,已经封心锁爱不愿意再帮任何人了。果然,是没有遇见想帮的人吗?”他的表情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切西尔哼了一声:“好心还是有好报的,毕竟这个世界上好人还是多过祸害的。”

他们两个的争锋相对影响不到其他人。

厄瑞波斯和卢卡斯对虫母的一切命令都严格执行,他们垂下眼眸,恭敬地说:“谨遭您的一切指令。”时蕤闻言松了口气,赶紧说:“你们先起来。”

两只虫族很听他的话,乖乖站起来后,又一左一右立在他身旁,像是两个忠诚的护卫。

相貌出色,实力也属于顶尖的一批。正像是猛虎守护娇嫩的玫瑰。

切西尔转过头,眉毛扬了扬:“佩特里乔瑞?时蕤?”

不用真名很正常,不过不妨碍他调侃。

时蕤脚趾都快抠地了,他不去看在场任何一个人的神情,脸颊红红地说:“嗯,那也是....我的名字。是我在虫族帝星上的称谓。”玩游戏当然不可能用自己的真名了,不然的话游戏里的NPC称呼起来得有多强烈的羞耻感啊。

虽然虫族都称他为“妈妈”“母亲”或者是一“王”。

时蕤这句话很直白了,可以说他已经承认了自己正是之前虫

失踪的那位虫母。不是从其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被渣的老实人是万人迷[快穿]

被渣的老实人是万人迷[快穿]

甜百亿
有这样一种角色,他们性格软弱,单纯善良,他们横在主角攻受中间,成为主角攻受play中的一环,他们被俗称为老实人。 有一天资深宅男苏然被绑定了这个老实人系统,他从中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1.贤惠妻子(假结婚没有证哈,哥哥弟弟也不存在任何血缘) 丈夫深爱的是名义上的弟弟,将人带到家中直接住进了妻子隔壁…… 妻子“眼盲心盲”任劳任怨,丈夫朋友都看不下去将事情点破,但他仍不相信痴心一片。 在苏然眼中
都市 连载 11万字
[综英美]可拆卸男主拼凑计划

[综英美]可拆卸男主拼凑计划

阿羊想吃肉
首先:ooc警告不定期修文,修逻辑漏洞修词汇。已开段评,百分之八十防盗。时空的错乱而使得一个少年降落在了哥谭没有五官,没有四肢,连最起码作为屏障的皮肤也没有。总共失去12个器官,除了死几乎没有生存可能的少年站在了杰森面前。“你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没有人会在你面前丧失活着的勇气。”流浪的孩子就此抓住了生命的奇迹。————韦恩家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少爷他顽强地活了下来还莫名其妙有了一堆干爹妈顽强的生
都市 连载 15万字
驯服猫咪法则

驯服猫咪法则

道玄
【女霸总男娇妻BG,狗血风味猫塑男主,姐弟恋年龄差四岁】1.程似锦看上个不出名的小模特。男人年轻俊美,肩宽腿长,一把窄又韧的腰,唇上有一颗勾人的红痣。程似锦在酒会上朝他抛去橄榄枝。他连支票都没看,神情傲慢又骄纵,眼底掺杂着一丝不耐烦的厌:“滚,跟那群下流货色离我远点。”“他呀,”好友得知后哈哈大笑,“程总,这是陆家太子爷陆渺啊,当模特是来玩的,他什么都不会,娇生惯养的废物一样,脾气还不太好。”程似
都市 连载 13万字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看戏

在全员主角世界吃瓜看戏

羽轩W
文案第一人称,正文第三人称。预收《路人她只想过平静生活》专栏可收藏!本文文案:我叫阿言,从小到大,我都能看见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小学时,新来的邻居谭姨家有着一对全能天才龙凤胎,头顶有着“绝世天才小宝贝”的光环,三岁倒背如流英汉大词典,五岁精通中西乐器,七岁黑进某国数据库......而我,从小就在这样的别人家孩子身边长大,惨无人道,惨绝人寰,惨遭对比。为了逃离别人家孩子的对比,中学我特地报考了私
都市 连载 8万字
拜托,只想干饭的北极熊超酷的!

拜托,只想干饭的北极熊超酷的!

弦三千
预收:《阴阳两界唯一团宠》求收藏啦~ 《拜托,只想干饭的北极熊超酷的!》 楚云霁穿成了一只北极熊。 外出觅食,意外撞上有人类队伍,楚云霁想,这应该是科考队,毫不犹豫的想转身就走,结果看见他们就地烧火架起锅。 穿成北极熊以后就没吃过熟食的楚云霁:“!!!” 等回过神, 已经站在了科考队面前。 看着神色紧张,暗自警惕的众人。 楚云霁想了想,举起爪子,友好的推了条鱼过去,嘿!一起干饭吗? ---2022
都市 连载 19万字
八零小夫妻养崽日常

八零小夫妻养崽日常

三卷成册
预收文《大院来了个漂亮妹妹[年代]》专栏可见,求收藏姜花嫁给徐骋怀,是老一辈的约定。婚后徐骋怀始终对她冷冷淡淡,天天沉着一张脸,像一块捂不热的石头。将就的婚姻(?),一晃几十年。再睁眼,姜花重生了。姜花:……既然如此,那就换个活法。这辈子不再为谁而活,她要做自己的女王!“徐骋怀,口渴了,给我倒一杯水。”“……腰酸了,来帮我捏捏。”“想吃红烧肉,要肥而不腻,入口即化,最好加点街口卖的酸梅。”被指使得
都市 连载 1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