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梨菠萝派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樵牧书院www.yibaxian.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23

莫时鱼仰起头,恍惚间听到了有人在说话。

半个小时的问答,他所有剩余的理智都被耳边的声音吊着,他努力的撑开眼,发现眼前终于有了光。入目是一片模糊的影子,好像是垂落的银色发丝。

“Gn.....”莫时鱼本能的认出来了,下意识的往那里蜷缩,可身体一动就是一阵麻痹的痛痒,像被烧伤,又像被枪击的剧痛,五脏六腑跟移位了一样,特别是被吊着的手腕,他的眉眼里染上了痛苦和忍耐,“呃电刑被称为人类历史上最残忍的刑罚之一,比指甲穿竹刺、辣椒水沾鞭子等等的疼痛等级都要高。是的,他经受过训练。他无法昏过去。真是个坏消息。

估计发现他已经没有还嘴的力气,琴酒没有再开口,莫时鱼以为他要转身离开,却发现他蹲了下来。一双冰冷修长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拉开了电极,然后搭在绑着双手的绳索上。

绳索上长着尖尖的倒刺,在长达半小时的挣扎里,已经深深地勒进了皮肉,鲜血从上臂流到了肩膀,琴酒抽出匕首,没有碰伤口部分,只割开了没有和手腕接触的部分绳索。没了支撑,脱力的身体一下子往前栽了下去。

他栽进了一个同样冰冷的怀里。

莫时鱼以为会被琴酒嫌弃的把他推开,但似乎依然没有。他的脸始终没有接触到粗糙的地面。

只是对方似乎也没有把他抱起来的意思。

他有心想说句话,说服这个冷血无情的杀手别丢下自己,可哆嗦的唇半天只拼出一个单词,“头.....琴酒垂下眼,低垂的视野里赫然是两个人因为静电而绕起来的发尾。

是的,琴酒垂在胸前的银发已经和怀里人的灰

,并一起炸了开来。像两条混在一起的尾巴。

发质一向好的一批的琴爷:....

莫时鱼在他怀里侧头看他,掀了掀带着血丝的唇角。

琴酒看着他也慢慢笑了,他缓声说,“还有力气开玩笑,看来不用管你了。

"....."

不,不是。莫时鱼迷茫的摇头。他明明在说服琴酒带他离开,你看他们连头发都长在了一起。

等等....他忽然迷迷糊糊的意识到这个理由好像不成立。毕竟头发很容易就能分开,又不是肉连在了一起。→被电的失智的某人。

手动不了,于是他死命张开嘴,用战栗的牙齿叼住了琴酒的一缕头发。

“你不能走,我...."他从喉咙里发出了呜咽声,“连在一起了.....

救救我,我好像要死了。

很久没有人回答他,莫时鱼死死咬着头发不肯松开,好一会儿,他才意识到麻木的身体似乎被抱了起来。琴酒没有再说话。莫时鱼只听到了上下起伏的平稳脚步声。过了几秒,视野忽然一亮。莫时鱼忍不住蹙眉,随即感觉一只手美在自己眼睛上他们走出了那个黑暗的处刑室。

莫时鱼靠在完全不温暖的肩膀上,沉沉的阖上眼。

外面的雨依然没有停,淅淅沥沥的雨声回荡在耳边。

伏特加把车停在了门口,正靠在门边抽烟,结果一转头,就看到他英明神武的大哥抱着一个长头发的人影走过来。我去。伏特加吓得烟都掉了。长头发?大哥掳了个女人?

大哥你原来喜欢这么玩吗?

不对,仔细一看是烟灰色的长发。

伏特加骤然放松。

是瓦伦汀啊,那没事了。

直到琴酒走近了,伏特加才看到,瓦伦汀的身体似乎在神经性痉挛,垂下来的手抖的厉害。

他的两侧手腕上是深深勒进去的绳索和倒刺,血还在往下滴。伤口非常的深,看得出来行刑的

时候挣扎的有多厉害。

伏特加默了默,大概猜到了这次刑罚手段是什么。

琴酒道,“愣着做什么?”

伏特加反应过来,赶紧把车门打开,琴酒把莫时鱼放在了后座,然后自己坐进了副驾驶。

“去哪里,大哥?”

琴酒吐出了一个单词,“安全屋。

伏特加立刻点头表示了解。

虽然这里就是组织的基地,但让瓦伦汀留在这里休养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这里人太多,鱼龙混杂,而且全是没有底线的杀人犯,把虚弱的瓦伦汀放在这里,大概等于丢了一只极品的猎物到饥饿到眼冒绿光的狼群里。瓦伦汀能被生吞了。

一路上,伏特加下意识把车开得平稳一些,时不时的看一眼后视镜。

躺在后座上的瓦伦汀明显已经神志不清了,头歪在一边,长发蜿蜒在身侧,发色艳丽到极致,眉目却隐藏着痛苦。他的嘴唇微动,似乎在说些什么。

伏特加刻意放轻了汽车的行驶声,才终于听清了瓦伦汀的声音。

“对不起..."瓦伦汀压抑着声音,呢喃着说,“对不起,别打了.....博士...."

伏特加下意识看了琴酒一眼,却只看到了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命仙

命仙

马户子君
—沙雕甜爽文—高科技发达的现代,风水命格之说依旧在高楼小巷间盛行。总有人在顺风顺水间变故突生,或是遭遇莫名的蹊跷灾祸。叮!林宿打开手机:你有一笔新的订单。他按掉手机揣起本子悠悠出了门,视线所及,生辰八字在每个人的头顶整齐排布着。这三千世界中有一个职位,叫做命仙。一眼辨善伪,一笔改命盘。·装神弄鬼躺赢保送名额的学生,调换人生进入豪门的少爷,窃取气运以求星途璀璨的明星……他们阴邪用尽,凭借旁门左道夺来
都市 连载 6万字
落入他掌中

落入他掌中

赵十余
【疯批病娇/为爱发疯】外人眼中,陆鹤之和舒灵从来都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一个是陆家炙手可热的长房长孙,风头无两的下一任家主。一个是陆家毫无存在感的外姓女。就连舒灵自己也这样以为,直到——陆鹤之在某次家族聚会时,将她扣在房间里,放肆的亲。-黑暗中,她紧张的声音都有些发颤。“我以为,位高权重的陆大少并不会强人所难。”“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位高权重的陆大少——”那人慢条斯理地笑了笑,薄唇轻贴在女生的耳廓
都市 连载 12万字
夫君心有所属,但命短

夫君心有所属,但命短

秦皇
上辈子过劳猝死,穆婉这辈子的梦想就是吃喝玩乐,享受生活。到了必须嫁人的年纪,本想挑个规矩少,好躺平的人家。却被赐婚给了上京人人趋之若鹜的镇北侯谢珩。重生的继妹幸灾乐祸:“姐姐别得意,镇北侯心狠手辣,冷血嗜杀,过几年姐姐怕是得守寡。”穆婉立刻提炼出了重点:镇北侯命短,过几年她就是镇北侯府的主人!@满上京都知道镇北侯谢珩心里有人,穆婉一介皇商之女被选中成为他的正妻是因为和他的心上人十分相似。大家都觉得
都市 连载 13万字
白月光驾到[娱乐圈]

白月光驾到[娱乐圈]

三川墨
【公告:本文将于6月17日星期一入V啦,当天更新一万,希望宝宝们多多支持!】17岁的江挽夏来到韩国留学,暴雨中遇见一个淋成落汤鸡的人,她一时怜悯,给他撑了伞,没想到这竟成了缘分的开始。权至龙觉得自己一见钟情了。明明告白失败,正处在悲伤之中,谁知道一把伞从天而降,就这么掳获了他的心。得想办法把她拐到手才行。一个是高学历的翻译美人,一个是娱乐圈的创作型爱豆,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竟然是情侣,炸翻一群人。N
都市 连载 14万字
共建和谐魔法世界[西幻]

共建和谐魔法世界[西幻]

木冬为柊
【段评开啦,没有任何限制,希望小宝贝们玩得开心w】清晨的卡诺村静谧安详,阳光透过缺了一角的玻璃窗照入室内,落在“茧状”的白色被子上。“喔哦哦——”“什!什么!”维尔利特猛地坐起,惊魂不定地看着身上厚重蓬松的棉被,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后,又捂着心口躺了下去。原来刚才是名为“大魔法使成长计划”的系统刚才在他耳边播放公鸡打鸣的音频,通知他该起床晨练了。哈……他没有做梦,他真的死而复生了。前世作为社畜为钱猝
都市 连载 11万字
兽人永不为奴!

兽人永不为奴!

启夫微安
文案1:宁安一睁眼,发现自己穿成了大草原一只母狮子。刚成年,还不会捕猎,不敢吃生肉的那种。战战兢兢在草原上裸奔三天后,她饿得头晕眼花。宁安决定放弃底线,珍爱生命。她撅着屁股,蹲在草丛里盯着不远处一窝羚羊,决定跟它们决一死战。刚准备冲刺,屁股被不明生物舔了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啊……不明生物*黑豹睁着那双冷血无情的兽瞳死死盯着她,优雅又威慑地绕着她走了好几圈,企图叼她的后颈脖——她明白它的意思
都市 连载 2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