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翁与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樵牧书院www.yibaxian.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所以,怀揣着对“聒噪的猫头鹰”和“烦人的蛇”的好奇,星野十夜还是跟着黑尾前辈和孤爪前辈来到了排球馆。"hey!hey!!hey!!!"

刚一进门,一道十分特殊的笑声,直直的插进星野十夜的大脑。

星野十夜:诶?是人类的笑声吗?

“木兔你的笑声还真是堪比身份证明一样的存在啊。”黑尾铁朗有些无语,和笑声的主人熟稔的打招呼。毕竟是国中三年的对手,上了高中后也一样是对手,当然会很熟悉了。

星野十夜顺着黑尾前辈的目光看去,一个有着黑白渐变色刺猬头的少年正对这个黑尾前辈的方向招手。他下意识的撤步躲在黑尾前辈的身后,结果和同样躲在黑尾前辈身后的孤爪前辈撞了个结结实实。差点被星野君撞飞的孤爪研磨......

星野君看上去瘦瘦高高的,但意外的结实有劲。

撞一下还挺疼的.....膊上的是.肌肉还是石头???

星野十夜慌乱的伸手扶好孤爪前辈:“抱歉,孤爪前辈.....

孤爪研磨摇摇头,低声道:“不用叫我前辈。”

他很不耐烦运动社团前后辈那一套。

星野十夜张张嘴:“孤、孤、孤爪桑....

孤爪研磨:......孤爪很烫嘴吗???

“研磨。”孤爪研磨道。

星野十夜重复了一遍:“研磨桑。

孤爪研磨:....算了,桑就桑吧。

黑尾铁朗回头,就见两个社恐正在小声密谋。

“星野君你今天就当个合格的排球观众吧!”黑尾铁朗被两人猫猫祟祟的样子逗笑,随即出声道:就算是在观众席,也

可以有所成

星野十夜:又、又学到了新的知识点!

“是,黑尾前辈!”星野十夜已经开始在心里计划未来不被允许训练的周末都去做什么了一一就在家看排球比赛的碟片吧!至于看现场比赛这个念头,连出现都没出现在星野十夜的脑子里。

星野十夜环视一圈,精准挑中一个阴暗且不引人注意的小角落,三步并作两步的往角落里一缩。

因为鸭舌帽稍微有些遮挡上方视线的缘故,星野十夜将帽子摘下来,放在怀里,和游戏一起抱着。

看着星野十夜在角落里泰然自若的样子,黑尾铁朗沉默。

他确定以及肯定,那个墙角绝不应该称为“观众席”。

这简直就是虐待观众的视角啊!不过星野君倒是待得舒舒服服....

见研磨也蠢蠢欲动的想要跑过去和星野君做伴,黑尾铁朗一把抓住研磨的后衣领,微笑

“研磨,来给我当二传手。”

别躲懒了。

孤爪研磨一脸遗憾的看着那个藏着星野君的角落。

看上去真的很不错啊,那个观赏点......

“诶?黑尾你身后那个鸭舌帽少年怎么跑到墙角缩着了?”此刻木兔光太郎终于走上前,睁着豆豆眼歪头“黑尾你欺负人?你是不良?诶一是不良啊!”

黑尾铁朗脸一黑:“木兔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呢?那孩子叫星野十夜,有点.....咳,有点社恐。”木兔光太郎打量着那个在角落里摘下鸭舌帽的橘发少年,嘟囔道:“这已经不是社恐的级别了,是自闭吧!”他叉腰,侧弯着上半身,盯着黑尾身后的研磨:“研磨也是社恐啊!”

研磨都没有躲在角落里种蘑菇!

孤爪研磨避开木兔的视线。

此刻,孤爪研磨想要躲在家里打游戏的心情达到了顶峰。

黑尾铁朗学着木兔光太郎的样子,叉腰侧身弯腰,挡住木兔的视线:“你叫我来,是为了打排球吧!”木兔光太郎笑眯眯的回正身体:“没错没错!正好缺副攻手和二传手呢!”

黑尾铁朗四处看了看:“那个烦人的家伙呢?”

木兔光太郎托腮:“你说大将啊,那家伙死活要在你的网对面,已经去给自己摇队友了。”

黑尾铁朗轻哼一声:“就算他不回去摇队友,我也要摇!”

他才不想和大将那家伙站在网的同一边。

木兔光太郎又和黑尾聊了两句,只是眼神不断瞟向墙角。

他实在是很难忽视角落里那个过于显眼的橘脑袋。

星野十夜原本是将目光放在远处正在训练小朋友的排球场上的,只是视线雷达一直在嗡嗡作响,他敏锐的四处寻找,却并没有寻找到那道时不时出现、十分有存在感的目光。他有些不安的又往墙角缩了缩,企图让自己变得更加不起眼。

然而在木兔光太郎的眼里,这桶脑袋分明是把自己变得更显眼了。

黑尾铁朗注意到木兔的视线,露出了神秘微笑:“....可是个很有趣的家伙哦。

木兔光太郎闻言,更加好奇了。

没一会儿,大将优带着他摇来的队友姗姗来迟。

““....是考入井闼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命仙

命仙

马户子君
—沙雕甜爽文—高科技发达的现代,风水命格之说依旧在高楼小巷间盛行。总有人在顺风顺水间变故突生,或是遭遇莫名的蹊跷灾祸。叮!林宿打开手机:你有一笔新的订单。他按掉手机揣起本子悠悠出了门,视线所及,生辰八字在每个人的头顶整齐排布着。这三千世界中有一个职位,叫做命仙。一眼辨善伪,一笔改命盘。·装神弄鬼躺赢保送名额的学生,调换人生进入豪门的少爷,窃取气运以求星途璀璨的明星……他们阴邪用尽,凭借旁门左道夺来
都市 连载 6万字
落入他掌中

落入他掌中

赵十余
【疯批病娇/为爱发疯】外人眼中,陆鹤之和舒灵从来都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一个是陆家炙手可热的长房长孙,风头无两的下一任家主。一个是陆家毫无存在感的外姓女。就连舒灵自己也这样以为,直到——陆鹤之在某次家族聚会时,将她扣在房间里,放肆的亲。-黑暗中,她紧张的声音都有些发颤。“我以为,位高权重的陆大少并不会强人所难。”“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位高权重的陆大少——”那人慢条斯理地笑了笑,薄唇轻贴在女生的耳廓
都市 连载 12万字
夫君心有所属,但命短

夫君心有所属,但命短

秦皇
上辈子过劳猝死,穆婉这辈子的梦想就是吃喝玩乐,享受生活。到了必须嫁人的年纪,本想挑个规矩少,好躺平的人家。却被赐婚给了上京人人趋之若鹜的镇北侯谢珩。重生的继妹幸灾乐祸:“姐姐别得意,镇北侯心狠手辣,冷血嗜杀,过几年姐姐怕是得守寡。”穆婉立刻提炼出了重点:镇北侯命短,过几年她就是镇北侯府的主人!@满上京都知道镇北侯谢珩心里有人,穆婉一介皇商之女被选中成为他的正妻是因为和他的心上人十分相似。大家都觉得
都市 连载 13万字
白月光驾到[娱乐圈]

白月光驾到[娱乐圈]

三川墨
【公告:本文将于6月17日星期一入V啦,当天更新一万,希望宝宝们多多支持!】17岁的江挽夏来到韩国留学,暴雨中遇见一个淋成落汤鸡的人,她一时怜悯,给他撑了伞,没想到这竟成了缘分的开始。权至龙觉得自己一见钟情了。明明告白失败,正处在悲伤之中,谁知道一把伞从天而降,就这么掳获了他的心。得想办法把她拐到手才行。一个是高学历的翻译美人,一个是娱乐圈的创作型爱豆,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竟然是情侣,炸翻一群人。N
都市 连载 14万字
共建和谐魔法世界[西幻]

共建和谐魔法世界[西幻]

木冬为柊
【段评开啦,没有任何限制,希望小宝贝们玩得开心w】清晨的卡诺村静谧安详,阳光透过缺了一角的玻璃窗照入室内,落在“茧状”的白色被子上。“喔哦哦——”“什!什么!”维尔利特猛地坐起,惊魂不定地看着身上厚重蓬松的棉被,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后,又捂着心口躺了下去。原来刚才是名为“大魔法使成长计划”的系统刚才在他耳边播放公鸡打鸣的音频,通知他该起床晨练了。哈……他没有做梦,他真的死而复生了。前世作为社畜为钱猝
都市 连载 11万字
兽人永不为奴!

兽人永不为奴!

启夫微安
文案1:宁安一睁眼,发现自己穿成了大草原一只母狮子。刚成年,还不会捕猎,不敢吃生肉的那种。战战兢兢在草原上裸奔三天后,她饿得头晕眼花。宁安决定放弃底线,珍爱生命。她撅着屁股,蹲在草丛里盯着不远处一窝羚羊,决定跟它们决一死战。刚准备冲刺,屁股被不明生物舔了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啊……不明生物*黑豹睁着那双冷血无情的兽瞳死死盯着她,优雅又威慑地绕着她走了好几圈,企图叼她的后颈脖——她明白它的意思
都市 连载 2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