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樵牧书院www.yibaxian.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五天!最迟五天!!否则布朗小姐一定会送你下地狱的!”

闻玉白走进教堂时,身后的牧师们还在做着声嘶力竭的控诉。他有些烦躁地皱起眉,表情沉了下去。

作为一个外乡人,闻玉白对大陆这口口相传的鬼神之说,自然是毫无兴趣、半点儿不信。但这不代表他的时间很宽裕。

但是这五天时间,如果自己没能拿出点成果,怕不是这群牧师会联合闻风清一道,给自己尝点儿苦头了。

闻玉白烦躁地摸了摸口笼的边缘,有那么一瞬间,脑子里闪现出闻风清那张阴仄晦气的脸,手指节的尽头险些控制不住露出了黑色的兽爪。

下一秒,他又强迫自己平复下来——不要随便发疯,否则就真的跟笼子里的动物没有区别了。

踏进教堂的长廊时,闻玉白脸上的烦躁、暴戾、阴冷都统统消散了。取而代之的,又是一副平淡、冷漠的置身事外。

他看了一眼星星点点分布着人群的教堂,没有去找莫里斯神父,而是抬眼看向一旁的警员:“带来了吗?”

警员立刻站直:“带来了!”

说罢,立刻小跑着从后门离开,片刻之后,牵来了一只身材佝偻、兽面人身的猎犬——这才是大多数猎犬该有的样子,丑陋、愚笨、畸形,长相随机融合着犬类和人类的特征,智力却普遍只比普通犬类稍稍高出一点。

因此,像闻玉白和闻长生这样的,真的堪称天花板级别的极品。

闻玉白看了那猎犬一眼,目光中没有任何一丝波动,只是很顺手地就接过了警员手中的牵引绳。

一只猎犬牵着另一只猎犬,这画面怎么看都多少有些诡异,但警员又忍不住想,如果把这位闻长官看成是个和自己一样的人类,似乎一切都变得和谐多了。

此时,猎犬被闻玉白牵在手里,抬眼望着那跟自己相像又完全不一样的“人”。连一旁的警员都看得出来,猎犬很希望这位临时主人能摸摸他的脑袋,但闻玉白却十分决绝地过滤掉了它眼中的乞求,俯身给它闻了闻奎尔的遗物,继而发令道:“开始吧。”

闻玉白主动屏蔽了自己的嗅觉,这段时间里,他连进食都寡然无味。但这并不会对工作进度造成什么影响——闻东西而已,随随便便一条猎犬都能做得到。

很快,这只从埃城警署临时抽调来的猎犬,就领着闻玉白来到了侧面的钟楼,在最门口最显眼处的一间屋子前坐下。

闻玉白刚握上门把手,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匆匆忙忙的声音:“长官,那是杰克的房间,他现在应该还病着……”

转过身,慌忙赶来的是一脸憔悴的莫里斯神父。闻玉白搭在门把上的手并没有松开,只是问:“杰克·福德?”

“对。”莫里斯神父说,“早上他碰巧看见……当场就吓得晕倒了。”

杰克·福德就是现场的另一个目击者。闻玉白点点头,没有再理会莫里斯的阻拦,直接拧起把手——“咔哒”一声,门并没有打开,而是在里面反锁了。

大约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房间里传来了一声气若游丝的问话:“……谁啊?”

闻玉白懒得多说一句废话,只命令道:“开门。”

莫里斯神父有些为难,好半天才凑过去,隔着门道:“杰克,是警督来了,问两句话就走。”

听到莫里斯神父的话,对面才缓慢地走过来。

“咔哒”。听到门锁解开,闻玉白没有客气,直接一把拉开门。对面被这没有防备的动作带得一个趔趄,差点儿直接栽了出去。

这是个三十岁上下的男子,面色蜡黄难看,双目无神、眼球布满血丝,厚厚的黑眼圈挂在脸上,活一副死人模样——看样子是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闻玉白上下扫视他一眼,冷冷问:“病了还锁门?不怕死在里头?”

杰克·福德抬起他充血的眼睛,低声喃喃道:“我宁可病死,也不要被杀死。”

根据其他人的描述,杰克·福德自见了那现场以后,就总担心有人要害他,关窗锁门一条龙,除了莫里斯神父,别人怎么喊都喊不动。

闻玉白尚且不再追究锁门的事,而是牵着猎犬径直进了他的房间——乱得一塌糊涂。

闻玉白看着满屋子乱飞的衣物,忍不住皱起眉头。

看猎犬往床下钻,杰克·福德慢慢走过去,弯下腰,从床下掏出一件袍子,目光愣愣地问猎犬:“你找这个?”

猎犬摇摇尾巴,抬头看向闻玉白。

袍子展开的一瞬间,闻玉白眯起了眼——这是牧师平时工作时穿的衣服,看样子应该是杰克·福德的尺码,而那袍子展开的部分,正沾着一大片暗红色的血渍。

看猎犬的反应,不出意外,这应该是奎尔的血。

杰克·福德低头看着那衣服,好半天面色才苍白起来:“啊,原来丢这里了……我还没来得及洗。”

见闻玉白眼中的杀气越来越重,身后的莫里斯神父赶忙跟过来解释道:“今天早上杰克看到尸体之后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命仙

命仙

马户子君
—沙雕甜爽文—高科技发达的现代,风水命格之说依旧在高楼小巷间盛行。总有人在顺风顺水间变故突生,或是遭遇莫名的蹊跷灾祸。叮!林宿打开手机:你有一笔新的订单。他按掉手机揣起本子悠悠出了门,视线所及,生辰八字在每个人的头顶整齐排布着。这三千世界中有一个职位,叫做命仙。一眼辨善伪,一笔改命盘。·装神弄鬼躺赢保送名额的学生,调换人生进入豪门的少爷,窃取气运以求星途璀璨的明星……他们阴邪用尽,凭借旁门左道夺来
都市 连载 6万字
落入他掌中

落入他掌中

赵十余
【疯批病娇/为爱发疯】外人眼中,陆鹤之和舒灵从来都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一个是陆家炙手可热的长房长孙,风头无两的下一任家主。一个是陆家毫无存在感的外姓女。就连舒灵自己也这样以为,直到——陆鹤之在某次家族聚会时,将她扣在房间里,放肆的亲。-黑暗中,她紧张的声音都有些发颤。“我以为,位高权重的陆大少并不会强人所难。”“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位高权重的陆大少——”那人慢条斯理地笑了笑,薄唇轻贴在女生的耳廓
都市 连载 12万字
夫君心有所属,但命短

夫君心有所属,但命短

秦皇
上辈子过劳猝死,穆婉这辈子的梦想就是吃喝玩乐,享受生活。到了必须嫁人的年纪,本想挑个规矩少,好躺平的人家。却被赐婚给了上京人人趋之若鹜的镇北侯谢珩。重生的继妹幸灾乐祸:“姐姐别得意,镇北侯心狠手辣,冷血嗜杀,过几年姐姐怕是得守寡。”穆婉立刻提炼出了重点:镇北侯命短,过几年她就是镇北侯府的主人!@满上京都知道镇北侯谢珩心里有人,穆婉一介皇商之女被选中成为他的正妻是因为和他的心上人十分相似。大家都觉得
都市 连载 13万字
白月光驾到[娱乐圈]

白月光驾到[娱乐圈]

三川墨
【公告:本文将于6月17日星期一入V啦,当天更新一万,希望宝宝们多多支持!】17岁的江挽夏来到韩国留学,暴雨中遇见一个淋成落汤鸡的人,她一时怜悯,给他撑了伞,没想到这竟成了缘分的开始。权至龙觉得自己一见钟情了。明明告白失败,正处在悲伤之中,谁知道一把伞从天而降,就这么掳获了他的心。得想办法把她拐到手才行。一个是高学历的翻译美人,一个是娱乐圈的创作型爱豆,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竟然是情侣,炸翻一群人。N
都市 连载 14万字
共建和谐魔法世界[西幻]

共建和谐魔法世界[西幻]

木冬为柊
【段评开啦,没有任何限制,希望小宝贝们玩得开心w】清晨的卡诺村静谧安详,阳光透过缺了一角的玻璃窗照入室内,落在“茧状”的白色被子上。“喔哦哦——”“什!什么!”维尔利特猛地坐起,惊魂不定地看着身上厚重蓬松的棉被,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后,又捂着心口躺了下去。原来刚才是名为“大魔法使成长计划”的系统刚才在他耳边播放公鸡打鸣的音频,通知他该起床晨练了。哈……他没有做梦,他真的死而复生了。前世作为社畜为钱猝
都市 连载 11万字
兽人永不为奴!

兽人永不为奴!

启夫微安
文案1:宁安一睁眼,发现自己穿成了大草原一只母狮子。刚成年,还不会捕猎,不敢吃生肉的那种。战战兢兢在草原上裸奔三天后,她饿得头晕眼花。宁安决定放弃底线,珍爱生命。她撅着屁股,蹲在草丛里盯着不远处一窝羚羊,决定跟它们决一死战。刚准备冲刺,屁股被不明生物舔了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啊……不明生物*黑豹睁着那双冷血无情的兽瞳死死盯着她,优雅又威慑地绕着她走了好几圈,企图叼她的后颈脖——她明白它的意思
都市 连载 2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