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煮幼骗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樵牧书院www.yibaxian.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楚洵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看着对话框,几乎像能透过屏幕看到那人臊得泛粉的脸。

男生这笑声低沉又愉悦,让车内气氛也不由松快了些许。

出租车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

司机在附近拉活儿好多年了,这片儿大学生多,接的客人也多半是大学生,司机自己也是个话痨,经常和客人唠嗑两句。可这男生上车以后,司机就那么一看一一怎么说呢,也不是以貌取人,反正看着就不像个能闲聊天的。让话痨闭嘴是件极其难受的事儿,憋了这么许久,司机终于有机会开了口,寻了个和这

的标准切入点:“小伙子谈恋爱了吧?”

男生笑意微敛,从手机中抬头,看了一眼司机:“还没有。”

司机大叔正要说看着可不像,就听男生继续道一一

“准备谈。”

司机:“...."

大叔被这三个字震得半

没反应过来,等回神,对方已经移开视线。

另一头。

小小的414寝室里,方知墨被空气尬得喘不过气来。

他满脸通红地抠着屏幕,回忆着自己方才那个过于活泼的感叹号和波浪号,就连狡辩自己也是手快没有打完字就发出去了都没办法。X会不会觉得自己特别迫不及待、特别不矜持啊??

他崩溃地将手机一扔,心想,早知道就不爬上来拿手机了。

崩溃只维持了三秒,又将手机重新捡回来,看见对方已经发过来了新消息

[X]:有个心理系的同学,他们的心理大讲堂送不出票。我是想问你有没有兴趣,如果有空,可以去听一听。哦。

原来只是因为送不出去票。

才不是特地想见他。

方知墨绷着脸蛋,红着耳根,打字:“我也不是什么都想去的一一

[X]:我拿了两张票。

两张票?

方知墨删除刚刚打的字。

[小墨点]:原来是这样!那当然要支持一下校友的!

[小墨点]:.....活动是几点啊??

[小墨点]:我考虑一下下。兔兔思考.jpg

晚十点。

终于差不多到了要睡觉的时候。

明明早已洗过了澡,但刚刚太兴奋,一下忍不住吃了两颗橡皮糖,现在嘴巴里甜甜的一股水果味。于是方知墨又端上小脸盆,赶在人聚集的时段冲进洗浴间,打算重新洗漱一次。

临近睡觉,他情绪却比白天时还要高亢,心里像开出一朵花,看什么都开心,就连洗面奶打出的泡泡都觉得无比可爱。.....完蛋了...

还没有见面,自己就这么上头,到时候真见了面,自己会不会表现得很蠢啊?

正努力思考到时如何保持矜持,手机上就突然弹出一通语音电话邀请。

是孟宥。

孟有今晚出去聚会了,说是谁谁谁的生日,和林芃一起去的,方知墨已经默认他今晚不会回宿舍。

怎么现在突然打电话了?

水房四下无人,方知墨又刚好在漱口,没有手接电话。

还好他戴了蓝牙耳机出来,索性连上,又将手机搁在洗手池上方,按下接听键。

“靠,小墨,惊天大八卦!!!!”

孟宥声音里的兴奋隔着电话线都能清晰地传过来,方知墨被震得耳朵发麻,连忙将耳机音量调小。

“手机刚刚没电了,妈的,好不容易借了充电宝才来给你打电话!!!”那头情绪高昂,激动得连连爆脏话,忽然又顿了下,“你不会已经睡了吧?”“.....没有。”方知墨将音量又往下调了两格,“怎么啦,什么八卦?””

显然是八卦比较重要,孟有没注意到方知墨莫名愉快的情绪,自顾自地接着道:“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徐维宜在倒追体院的一个富二代吗??你知道这人是谁吗???我他妈震惊了我靠!!”嗯?

大概是今晚的思绪全被即将要到来的约会充斥,方知墨难得花了几秒,才从回忆里调出徐维宜的那桩事。方知墨日常不是个会太关注八卦的人,连据说很多瓜的校园论坛都不太逛,对周围人轶事的了解基本来自于孟有,但大多也就属于随便听听就过的程度。唯独对徐维宜那件事有些许上心,也不为其他,只因他无意看见那一幕,好像撞破了他人的小秘密。而且那个男生感觉不像是什么好人,有点渣渣的,看起来就很像那种会出现在情感树洞里的主人公,而对象又是同系学长,所以怎么也会关注一点。方知墨预想接下来的八卦估计会很抓马,说不定还会很炸裂,于是左右看了一圈,屏住呼吸,小声问:“是谁啊?”“你肯定想不到是谁!”孟宥尖叫道,“就是你一直惦记的那地铁哥啊!!”

方知墨:....."

....嗯??

他愣怔了几秒钟,一时之间,有点没太反应过来,只是慢半拍地思考,徐学长的那桩八卦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命仙

命仙

马户子君
—沙雕甜爽文—高科技发达的现代,风水命格之说依旧在高楼小巷间盛行。总有人在顺风顺水间变故突生,或是遭遇莫名的蹊跷灾祸。叮!林宿打开手机:你有一笔新的订单。他按掉手机揣起本子悠悠出了门,视线所及,生辰八字在每个人的头顶整齐排布着。这三千世界中有一个职位,叫做命仙。一眼辨善伪,一笔改命盘。·装神弄鬼躺赢保送名额的学生,调换人生进入豪门的少爷,窃取气运以求星途璀璨的明星……他们阴邪用尽,凭借旁门左道夺来
都市 连载 6万字
落入他掌中

落入他掌中

赵十余
【疯批病娇/为爱发疯】外人眼中,陆鹤之和舒灵从来都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一个是陆家炙手可热的长房长孙,风头无两的下一任家主。一个是陆家毫无存在感的外姓女。就连舒灵自己也这样以为,直到——陆鹤之在某次家族聚会时,将她扣在房间里,放肆的亲。-黑暗中,她紧张的声音都有些发颤。“我以为,位高权重的陆大少并不会强人所难。”“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位高权重的陆大少——”那人慢条斯理地笑了笑,薄唇轻贴在女生的耳廓
都市 连载 12万字
夫君心有所属,但命短

夫君心有所属,但命短

秦皇
上辈子过劳猝死,穆婉这辈子的梦想就是吃喝玩乐,享受生活。到了必须嫁人的年纪,本想挑个规矩少,好躺平的人家。却被赐婚给了上京人人趋之若鹜的镇北侯谢珩。重生的继妹幸灾乐祸:“姐姐别得意,镇北侯心狠手辣,冷血嗜杀,过几年姐姐怕是得守寡。”穆婉立刻提炼出了重点:镇北侯命短,过几年她就是镇北侯府的主人!@满上京都知道镇北侯谢珩心里有人,穆婉一介皇商之女被选中成为他的正妻是因为和他的心上人十分相似。大家都觉得
都市 连载 13万字
白月光驾到[娱乐圈]

白月光驾到[娱乐圈]

三川墨
【公告:本文将于6月17日星期一入V啦,当天更新一万,希望宝宝们多多支持!】17岁的江挽夏来到韩国留学,暴雨中遇见一个淋成落汤鸡的人,她一时怜悯,给他撑了伞,没想到这竟成了缘分的开始。权至龙觉得自己一见钟情了。明明告白失败,正处在悲伤之中,谁知道一把伞从天而降,就这么掳获了他的心。得想办法把她拐到手才行。一个是高学历的翻译美人,一个是娱乐圈的创作型爱豆,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竟然是情侣,炸翻一群人。N
都市 连载 14万字
共建和谐魔法世界[西幻]

共建和谐魔法世界[西幻]

木冬为柊
【段评开啦,没有任何限制,希望小宝贝们玩得开心w】清晨的卡诺村静谧安详,阳光透过缺了一角的玻璃窗照入室内,落在“茧状”的白色被子上。“喔哦哦——”“什!什么!”维尔利特猛地坐起,惊魂不定地看着身上厚重蓬松的棉被,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后,又捂着心口躺了下去。原来刚才是名为“大魔法使成长计划”的系统刚才在他耳边播放公鸡打鸣的音频,通知他该起床晨练了。哈……他没有做梦,他真的死而复生了。前世作为社畜为钱猝
都市 连载 11万字
兽人永不为奴!

兽人永不为奴!

启夫微安
文案1:宁安一睁眼,发现自己穿成了大草原一只母狮子。刚成年,还不会捕猎,不敢吃生肉的那种。战战兢兢在草原上裸奔三天后,她饿得头晕眼花。宁安决定放弃底线,珍爱生命。她撅着屁股,蹲在草丛里盯着不远处一窝羚羊,决定跟它们决一死战。刚准备冲刺,屁股被不明生物舔了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妈妈啊……不明生物*黑豹睁着那双冷血无情的兽瞳死死盯着她,优雅又威慑地绕着她走了好几圈,企图叼她的后颈脖——她明白它的意思
都市 连载 23万字